中文 | English | 한국의 | Deutsch
行业动态
公司动态
长篇原创小说 《战略金属资源风云》
发布时间 : 2017-09-11 浏览次数 : 4428

作者:磨水

《战略金属资源风云》序:史上第一部涉及当今战略自然金属资源“全流程”的带有强烈现实色彩的长篇小说。小说情节跌宕起伏,读者通过阅读小说可以知晓自然金属资源的开采、冶炼、高新材料制造、高新材料应用、自然环境保护、高新科学技术国际竞争环境与现状、战略金属资源对国家发展安全的重要意义等多方面知识。作者通过小说里多人物的奋斗历程多视角阐述我国现阶段面临可持续发展涉及到的国家战略自然金属资源保护和战略自然资源市场换技术、自然环境保护与自然资源利用发展经济之间的矛盾冲突,多年来,经过反复思考酝酿之后借助小说普及一种正在实践发展的有利于解决这些矛盾问题并切实可行的创新商业模式。




公元一九九九,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年,阳历三月初还是早春时节,湘楚大地咋暖还寒。透过飞驰的列车车窗,远望田地里零星的油菜才露尖尖角,偶尔闪过几棵颗开着洁白无瑕的李子花便会带给车窗内一个少年莫名的感动。少年年方十九,名叫金沐昕,他被领导们安排单身一人去雁城市,负责一家化工厂的技术检验工作。“尊敬的各位旅客,雁城站就要到了,请在雁城下车的各车厢旅客朋友们整理好行李准备下车,下车的时候请注意安全,不要拥挤!”金沐昕被列车广播员清脆的女声打断了思绪,赶紧踮起脚从行李架上将重重的行李包拿了下来,迅速的走到车门前站在乘务员身后等待下车。不一会,列车徐徐的进站缓缓地停了下来,年轻的列车员麻利地打开车门站在车门前站台上目送着旅客下车。金沐昕提着行李在月台上左望右看。“嗨,小金,这里!”顺着喊声,金沐昕看到右前方快步走来一人。“刘老板,你好!”金沐昕赶紧冲着来人热情的回应着。“辛苦了,小金,很高心你能来我们厂帮助我们,走我们先出站。”“嗯,好!”“来,小金,把你行李给我帮你拿!”刘老板爽朗的说着。金沐昕赶紧答道:“不用,不用,我自己来。”不一会就出了站内到了站外的广场。“伟国,你来接人啊?”一个穿着乘警制服高高大大的男人满脸笑容冲着刘老板说道。“接个朋友赶到厂里去,改天我们再一起喝酒!”刘老板也笑呵呵的回着话!那个乘警马上说:“要得,要得,等我不当班那天就可以。”


金沐昕跟着刘老板很快走到一辆崭新的女装摩托车前面,“小金把你行李给我!”说完,刘老板从金沐昕手里接过行李稳稳地放到摩托车前面的脚踏上,金沐昕赶紧跨步坐上后面座位。“小金,我们直接到厂里,坐稳了!”说完,刘老板插入车钥匙,按下按键点着发动机稳稳地载着金沐昕离开了车站。正是下班高峰时候,市区道路车水马龙。“小金,第一次到雁城来吗?”刘老板问金沐昕。“我每次回老家坐火车都要在雁城下在火车站广场那转坐汽车,”金沐昕答道。正说着,车已经行使在一座桥上。金沐昕好奇赶紧问道:“刘老板,这是湘江大桥吗?”“是的,上面走汽车,下面过火车!”刘老板继续大声说道:“好久以前国民党当年在这里阻挡红军转移,发生了好惨烈的战斗,共产党死了好多人,整条河都是红的,真可谓血染湘江啊!”金沐昕没有接话,眼睛注视着宽阔的江面,仿佛被刘老板的话带回到那个战火硝烟的久远年代。“小金,扶好把手,前面有段烂路,比较颠簸,”“噢,好。”金沐昕下意识达答道。很快,过了这段泥泞的烂路,再经过大约一刻钟,到了一家工厂大门前,工厂铁门是开着的,刘老板载着金沐昕直接进了厂内来到一座楼前停下。金沐昕赶紧下车,就要到车前面提行李。“小金,我给你提上去,走,三楼!”刘老板说完,右手顺势提起金沐昕的行李,金沐昕径直跟在刘老板后面上到三楼一个靠走廊边头上一些的房间。进到房间,刘老板将金沐昕的行李放到窗前摆着的一张比较老式的实木办公台上,说道:“小金,这里左右两张床,被铺毛巾牙刷拖鞋桶等都是新买的,随你选一张床睡,过几天还有个老师会来和你一起睡到这间房,到时我还会给你们拿台电视机过来!”“好,谢谢,那我就睡左边这张床!”正说着,门外有一比较苍老的声音喊道:“小金,以后要辛苦你啦,做好了等着你们回来,我们先到这边吃饭!”“这个是骆有文的爸爸,”刘老板介绍道。金沐昕微笑着说了声:“骆伯伯好!”吃饭的餐厅就在金沐昕住的房间隔壁。


一张不小的圆桌就摆在厅的中间,桌上近乎摆满了散发着热气似乎色香味俱全的菜肴,一个老妇人正往桌子上端一碗青菜,金沐昕腼腆地走到水池边洗了洗手看到那个“骆伯伯”正在摆着碗筷,赶紧走过去帮忙也想帮手。“小金,你好!”走进来的是一男一女,男的大肚子,身材魁梧,女的身材高挑带着一对洋气的大耳环。只听刘老板说道:“文文,宁宁,回来啦!”哦,金沐昕这才知道原来是之前只闻其名未见其面的骆有文骆老板夫妇,只见他们手上提着各种物品。金沐昕赶紧回道:“骆老板好,老板娘好!”这时只听骆老板的爸爸叫道:“来来来,赶紧坐下吃饭,吃饭,菜都快凉啦!”骆有文说道:“小金,你喝酒吗?有红酒,有白酒!”金沐昕腼腆地答:“我从不喝酒,也不会喝酒。”“不会喝酒,那喝饮料吧!”只听那叫宁宁的老板娘说道。说完,宁宁老板娘就拿了旁边台子上的一瓶可乐给金沐昕倒满了一杯饮料然后依次往两位老人家和自己的杯子倒满饮料,而同时骆有文麻利的开了瓶红酒并自己倒满了杯子,而刘老板自己开了一瓶酒鬼酒白酒往自己身前的杯子倒满。这时,骆老板举起杯说:“来,小金欢迎你的到来,也一起祝我们这间工厂能红红火火”金沐昕赶紧站起来举起杯。“小金,不用站,我们就意思意思表达下就好了”骆老板说完指着两位老人依次介绍起来:“这个是我妈妈,我爸,”并指着身旁的宁宁说:“这个是我老婆,以后小金你就叫她宁宁,蝈蝈刚去接你已经认识,以后就叫我文哥或叫我文文就可以”“好好,记下了”金沐昕腼腆的答到并顺势重又坐了下来。“来来来,干杯,干杯,红红火火”大家重又举杯。饭后,金沐昕想勤快的抢着帮忙收拾碗筷,文文的妈妈不让帮忙并说:“你让蝈蝈告诉你冲凉房在哪里早点洗个澡休息。”蝈蝈就带着金沐昕走到走廊上指着楼下右前大约两百米远的一栋四五层楼高厂房说说:“小金,一般我们洗澡就在那栋楼的一楼走过去就看到写了字,锅炉烧的热水一般到晚上十点停止热水供应,如果不想走或太晚停水了你就只能在刚吃饭的地方厨房烧热水然后用桶装着在走廊的最尽头右手边那间房洗澡了。”“好,明白”金沐昕答道。“好,那小金我还有电事要回去,文文和宁宁都在,他们爸妈也在有什么需要你都可以问下他们帮你!”金沐昕客气的说:“好,那拜拜,今天辛苦你去接我!”蝈蝈笑着说:“不客气,以后咱们都是兄弟,好早点休息,那我先走了!”“慢走!”金沐昕注视着蝈蝈下楼梯直到看不到才进了自己住的房间。


金沐昕回到房间,打开了自己那大大的行李袋,看到房间两边床头各摆了两个小立式的木柜就明白肯定是让放衣服什么的,他把袋子里的衣服整理出来,把压皱了的衣服重新折叠了一遍一件件都放到自己床头的木柜里,并把袋子底部从家里带来的几本书整齐的放到窗前的办公台上,然后拿了换洗衣物和洗刷物品都放到一个崭新的红色塑料桶里准备去冲凉房洗澡。“小金,我们买了些零食和带了些期刊杂志给你!”原来是老板文文和老板娘宁宁走了进来,只见文文捧着一叠厚厚的书籍,宁宁手上提着一大袋零吃的零食,金沐昕赶紧走前接过文文手上的书放到办公台上并说:“谢谢老板和老板娘这么周到,对我太好啦!”正说着宁宁也已经将大袋零食放好在办公台上。文文爽朗地微笑着说:“过几天等杨老师来了你就有说话的人了,杨老师性格为人很好,知识很高,以前是中南大学当过老师后来转到研究所工作,现在退休了我们把他老人家请来指导生产,暂时这几天我妈妈和宁宁给大家做饭,以后宁宁的妹妹会过来帮忙顺便跟着小金你打打下手学习学习!”“好,好,可以!”金沐昕腼腆的笑着答道,金沐昕接着问道:“文文老板,厂车间和化验室在哪个地方,要不我先和你们去看看?”“今天不去了,这几天在修车间装设备,明天去看吧!”文文老板紧接着又说:“晚上比较凉,被子盖好,别感冒咯,听你爸妈说你也是第一次离开家门呢!”金沐昕腼腆地笑答:“是是,希望能在你们这里得到独立自主的学习锻炼,那我先去洗澡啦,谢谢你们的关心!”这时宁宁说:“要得,去晚了好多工人占位置,快先去洗完澡早点休息,我们家里小孩感冒了吵我妈带不住,我和文文今晚也要回去家里!”“哦,好的,慢走”说完金沐昕送文文和宁宁走到楼梯口赶紧回房拿了洗刷换洗物品直奔冲凉房。不一会就走到了冲凉房楼前,金沐昕仔细抬头看了看,原来这是一栋六七十年代的青砖砌墙的半钢筋混凝土车间,穿过六七楼的已经锈迹斑斑的窗户可以看到里面矗立着铁质的冶炼高炉,高高的昏黄又明亮的罩灯下斑驳宽广的墙面上还隐约可见“艰苦奋斗,自力更生,节约生产,杜绝浪费,加快生产,共产党万岁”以及毛主席语录等标语。


金沐昕心想“这大概原来是一家已经倒闭了的国营化工厂吧,时间总是能改变很多东西,不过总会留下历史的痕迹!”澡堂在底楼是分女左男右两间,进到澡堂,金沐昕发现七八个花洒一字并列排开,但相邻并没有任何隔断,里面已经有两三个男子赤身裸体的洗着澡,水花四溅,金沐昕感到多少有点不习惯,甚至有一点脸上发热,因为自己成人后从来就没有在这样的场景下洗过澡,即使在城里的游泳池换洗衣物的时候也有隔间。不过金沐昕定了定神,心想既来之则安之,习惯成自然。金沐昕也不敢去看别人怎么洗澡的样子,迅速的放好衣物,脱衣,抹洗发水洗头,香皂快速抹遍全身,动作麻利的拿毛巾用力又简单的搓洗了几下前后上下身体各部位,这个时节外面的天气还挺冷,热水淋浴本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如果是在家里,没有十五分钟是无法完成整个洗澡过程的,但是这次冲凉时间前后估计最多五分钟就搞定了,出澡堂门口的时候,金沐昕担心忘拿什么东西,下意识回头望了一眼,却正好一个男子仰着脑袋双手牵着毛巾两头绕在身后搓背,金沐昕赶紧收回了目光,只感觉这男子全身上下都是精肉真健硕无比!


金沐昕不敢再想象什么,迅速走出澡堂走到了马路边上。这是一条被无数的超载重车轮压坏了的厂区内部水泥路,但是露出的石子层却依然显得很厚实的样子,沿着路边的一侧有许多棵生长了几十年的梧桐树,三月早春,无数新的枝条已经发芽,一阵寒风吹过,树高处的几片枯叶跌落下来打在新生的枝条嫩芽上,似乎是做了最后一次不舍的告别,金沐昕禁不住打了个寒颤,顺手把外套的拉链往上提了提,快步返回宿舍。回到房间,拿起桌上的梳子对着镜子梳了梳头发,金沐昕把换下来的衣物用桶装着,放了点洗衣粉,在饭厅厨房的煤球炉上温烧着的大铝锅里用水瓢舀了瓢滚烫热水倒进桶里,便提到外面走廊的尽头水龙头池子里掺了了些冷水,不一会就把衣服搓洗干净,再回房间找了几个衣架,看到水池旁边的半掩着门里的房间内有绑了几条长铁丝用来晾衣服的铁架,知道这里是晾晒衣服的地方,便将洗干净的衣服一件件用衣架挂好。再把桶放回房间的时候,金沐昕顺便看了看放在办公桌上的BB机显示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四十五了,BB机上提示有新的信息,那是自己爸妈关心自己安顿好没有的信息。金沐昕想给父母回个电话,正不知去哪里找电话的时候,门外响起了骆老板爸爸的声音:“小金,你要给家里回个电话吧?快来隔离文文房间里有座机电话,你打个电话回去让爸爸妈妈放心在我们这里一定会好好的!”“哦,好的!”


金沐昕心里一阵欣喜,赶紧过到隔壁,看见文文老板房间里办公台上的彩色电视机正放着娱乐节目,文电视机旁边有部红色的电话机,文文老板的母亲正在看节目看到金沐昕进来赶紧说:“我把电视声音先关了你好给爸爸妈妈打个电话,报个平安!”金沐昕赶紧拿起电话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电话那头是金沐昕妈妈接的,金沐昕说:“妈,你吃饭了吧,我下午准时到了雁城这里,现在骆老板厂里拿他房间的电话打给你的,他们这里所有人都对我很热情,什么都准备好了,你放心,我会在这里安心工作!”电话那头传来妈妈的声音:“好,你爸吃了饭又到厂里值班去了,昕昕,你在那里要注意身体,多吃点东西,认真好好努力工作!”“知道了,我会努力的,你和爸爸要保重自己身体,爸爸工作太认真负责了,一心为厂太辛苦了,三天要值一次班一定要他注意休息多吃点有营养的东西,妈,你以前劳累过度,也是要千万注意休息和营养,你体质很差有时间平时要好好调理下,还有弟弟上上高二了鼓励学习很累让他注意劳逸结合,好我不多说了,准备挂电话了!”“好的,昕昕,还是那句话你一定要多吃东西别瘦了!”电话那头金沐昕母亲一再叮嘱着儿子。金沐昕挂了母亲的电话,就准备回自己房间,文文老板妈妈就说了:“小金,看不看下电视?”“好啊!”小金答应着便坐到一张木凳上和老人家一起看起了电视节目。


节目似乎不是很精彩,金沐昕就和老人家拉起了家常。从老人家那金沐昕了解到原来这间小厂子是他儿子骆有文春节后他从表哥那接手过来的,花了三十万还不足一个月,因为钱不够,骆有文就从自己的同事兼铁哥们刘伟国那拿了五万算作相应的股份投进来,原来骆有文和刘伟国都是铁路系统的同事,从小穿开档裤长大感情笃深,骆有文的父亲是铁路公安系统的副处级领导退休,刘伟国的父母原来也都是铁路上的小干部,他们曾经一起倒过烟草等一些生意,每回分红,刘伟国都会主动少拿点,平时朋友聚会喝酒豪爽,每次酒足饭饱后刘伟国也是抢着买单。一年前骆有文的表哥周坚从广东那边过来雁城市想开个化工冶炼厂,因为雁城市这边相关企业和自然资源丰富,环保管理方面也比较落后,所以就选择了这里。因为单位上班安排比较特殊骆有文平时上三天班就可以休息两天,所以骆有文经常往表哥这边厂里跑,一来二去,骆有文知道表哥的厂子生产的是一种叫做铟的稀有贵金属,这种铟当时的价格比较高,一公斤金属铟可以卖到两千多块钱。有次骆有文刚好碰到厂里在熔炼产品,当他看到白花花像水银一样的东西从烧红的炉子里倒进放了甘油的不锈钢盆子里,不一会儿就慢慢凝固成一块大饼的样子,非常吃惊地问表哥这个能值多少钱啊?表哥呵呵一笑说“大概这块三万块钱左右!”“三万块!”骆有文吃惊地说。因为这不起眼的一块“大饼”堪比他当时三年的工资!

《战略金属资源风云》 作者:磨水






Copyright © 2019 深圳泛美战略金属资源有限公司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140306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