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 English | 한국의 | Deutsch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关注| 锂资源是如何定价的?
发布时间 : 2023-11-28 浏览次数 : 1099


锂资源贸易以长协定价模式为主,期货和拍卖模式逐渐兴起

锂作为一个小金属品种,包销协议是国内外锂资源企业和锂盐冶炼企业共同选择的定价模式。长协价通过考量生产成本及锂盐价格并采用公式定价,以季度或年为单位根据市场情况进行调整。但长协定价机制存在着价格形成机制不透明、冶炼厂约束能力较弱、调价机制不灵活、国内外长单和散单价格不一等许多问题。在锂价飞涨的背景下,采买锂资源的企业数量快速增多,锂资源企业也在谋求定价模式的变革。2021年出现了期货定价和拍卖定价模式。

全球锂资源供给集中,新能源产业快速发展导致锂资源供给出现缺口,推动价格持续攀升
一是全球锂资源丰富,分布集中。
全球锂资源主要集中分布在南美“锂三角”地区(阿根廷、玻利维亚和智利三国毗邻区域)、澳大利亚、中国和美国等。中国地质调查局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全球锂资源储量12828万吨LCE(碳酸锂当量),其中智利占41.1%、澳大利亚占14.3%、阿根廷占13.2%;全球锂资源量34943万吨,其中玻利维亚占32%、阿根廷占22.7%、美国占15.7%、澳大利亚占5.9%。
二是全球锂资源供给高度集中,重要资源国政策变化对锂供应格局和价格产生较大影响。
全球锂资源供给端集中,主要分布在“锂三角”,澳大利亚、中国以及少数其他国家。2020年,全球锂资源产量合计43.6万吨LCE,前五大供给国分别为:澳大利亚、智利、中国、阿根廷和巴西,其中澳大利亚、智利和中国市场份额最大,分别占55%、26%和17%。澳大利亚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锂矿出口国,阿根廷和智利为全球最大的锂盐出口国。
由于锂资源供给高度集中,澳大利亚、智利等重要资源国政策一旦变化将会对锂供应格局和价格产生较大影响。如智利新总统博里奇(Gabriel Boric)强调环境保护,推动锂资源国有化以及提高矿产开采特许权的使用费,这些政策会对智利私营锂业巨头SQM公司造成较大影响。此外,玻利维亚和阿根廷近年来也提高了外资入股参与国内锂资源开发要求。企业在南美投资的运营成本可能增加。
三是近年来锂资源价格受新能源汽车电池高需求影响而持续攀升,向资源端溢价。
锂资源贸易主流的长单价协议包销模式主要受资源供需影响。2015年之前,锂资源用量较小,价格在低位趋于平稳,只在金融危机期间和淡旺季出现小幅波动。2015年以来,电池领域成为锂需求增长的核心驱动力,新能源汽车规模显著扩张,推动锂资源价格持续上行。至2018年,中国新能源车补贴滑坡叠加锂资源产能过剩,锂产品价格回落。2020年,叠加疫情,主要锂产品(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价格跌入低谷,约1万美元/吨。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各国政府均加大对新能源技术的重视程度,全球新能源市场大爆发,锂资源终端需求持续保持高景气,锂盐供给出现缺口,锂资源价格从底部区域持续攀升,出现资源端溢价。2022年以来,锂资源一度突破5万美元/吨(约33万元/吨),其中中国市场价格领先,一度突破7.5万美元/吨(约50万元/吨)。
国际锂业巨头通过长协贸易影响定价,利用散矿拍卖推高短期价格
一是锂资源行业全球寡头格局明显,美国雅宝、智利SQM等国际锂业巨头通过长协贸易影响国际锂资源价格。
目前,国际锂业巨头包括美国雅宝(Albemarle),智利化学矿业公司(SQM),中国天齐锂业、赣锋锂业,澳大利亚Altura、Mineral Resources Limited、Pilbara Minerals等公司。2020年,这7家锂业全球企业市场份额占比约80%。这些国际锂业巨头拥有全球锂卤水品质最好的盐湖,如Salar de Atacama盐湖(2020年碳酸锂产量占南美盐湖提锂总产量的51%),以及全球在采矿山品位最高的锂矿山,如澳大利亚Greenbush矿床(单一矿山占全球锂资源供应25%),主要产品涵盖几乎所有的锂资源产品和锂衍生产品。这些企业形成垄断格局,通过长协定价模式供应全球锂资源需求,影响国际价格。
二是锂资源企业进一步向资源龙头整合,议价能力进一步提升。
澳大利亚矿业企业正由中小矿产资源商逐步向锂资源龙头的整合。2020年,Pilbara宣布收购Altura的全部资产并重新整合,致力于打造澳大利亚除泰利森外最大锂矿供应商。2021年,澳大利亚Orocobre锂业拟换股收购银河资源,组建成囊括盐湖和锂矿资源到锂盐加工一体化的锂资源龙头。此外,中国天齐锂业分别在2014年和2018年相继收购澳大利亚Greenbush51%的股权和SQM公司23.77%的股权,供给的集中化有望带来上游议价能力进一步增强。
三是锂散矿拍卖模式冲击现行长单定价机制,短期内推高锂价。
2021年以来,Pilbara的多次拍卖价格较当日长单定价出现溢价,对市场价格预期起到明显的指引作用,推动了短期价格上行。当前阶段,锂产业链“瓶颈”在于资源端,下游需求旺盛而锂盐厂资源库存却相对不足,竞拍模式能够反映精矿市场的即时供需情况,实现更为精准的定价。竞拍模式的成功施行以及相对于长单的高溢价空间或引发后续新增矿山效仿,带动长协比重下降或计价公式调整。中国锂盐加工环节利润空间或面临进一步压缩,低成本获取包销权的难度也在增加。
全球锂资源消费端主要集中在中、日、韩,对国际锂资源价格影响力较弱
全球锂资源需求端也高度集中。近年来,全球碳酸锂进口国主要为韩国、中国、日本、美国与俄罗斯,氢氧化锂的主要进口国为日本、韩国、比利时、中国和俄罗斯。中国、日本和韩国是碳酸锂和氢氧化锂需求最大的3个国家。2019年以来,中、日、韩锂盐需求合计占比均在80%以上,但消费端对国际锂资源价格影响力较弱,是价格的被动接受方。
美国等西方国家率先推出锂期货,对锂资源价格影响逐渐显现
2021年5月,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正式推出锂期货,这是全球首次推出锂期货。芝加哥商品交易所锂期货合约采用现金交割方式,锂期货定价基于Fastmarkets公司发布的对中、日、韩三国氢氧化锂成本、保险费和运费(CIF)价格所做的评估(每周一次)结果进行结算。英国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随即在2021年7月也上线了锂期货合约,该合约也采用Fastmarkets公司公布的氢氧化锂价格进行现金结算。
CME和LME锂期货交易标的为碳酸锂或者氢氧化锂,为市场较为权威的市场报价。但由于各家交易所推出锂期货时间太短,交割规模较小,目前的价格形成机制介于做市商和集合竞价之间。
我国锂资源相对丰富,但禀赋较差,锂资源高度依赖进口
根据中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我国国内储量和资源量均居世界前列,锂矿储量810万吨,居世界第4位,占6.31%;资源量1914万吨,居世界第4位,占5.48%。但我国高品位矿床较少,盐湖卤水中镁锂比较大,锂含量低,缺乏优质的锂资源,且大多分布在青海、西藏等高原地区,基础设施较为薄弱,开采条件较差。大量的盐湖锂资源因受制于技术产能未被释放,国内锂资源开发利用率不高,自供能力明显不足。
中国是全球第一大锂资源贸易国和消费国,但对国际定价影响有限
2019年以来,我国锂资源消费量占全球一度超过70%,但我国对国际锂资源定价影响力较弱。当前,我国国内锂资源供给不足,需大量进口,进口类型以锂辉石精矿与原矿为主,其次为锂盐。我国锂辉石精矿与原矿进口主要来源国为澳大利亚,占进口总量的99%;碳酸锂进口区域高度集中,进口量的99%来自智利和阿根廷。但我国氢氧化锂进口量处于较低水平,同时供应了全球80%以上的氢氧化锂,成为全球最重要的锂盐贸易基地。
我国产业链结构仍不完善,一体化程度有待提高
当前,我国上游锂资源开发利用率低,中游锂电池企业同质化严重,下游产业集中度低,产业链存在延伸不足、各环节发展不均衡等问题。从产业链角度观察,无论是加工/电池企业向资源端延伸,还是矿山自建加工产能或与下游企业合作建厂,业内各方均试图打造自身业务的一体化协同,以提升行业竞争力。
我国锂资源国际产能合作金融支持有待加强,期货市场发展后期空间较大
我国当前推进国际产能合作金融支持普遍不足,金融市场发展不充分,存在融资成本高、渠道单一、股权基金门槛高、金融基础设施不完善、金融服务发展滞后和缺乏有效区域金融市场等问题。支撑中小企业融资及进一步参与国际产能合作有待进一步加强。
2021年,英、美两国已先后上线锂期货市场,持续加大对锂定价的影响力。尽管我国也开始谋划自己的锂定价和交易方式,但发展步伐相对落后。
我国锂资源企业国际化能力和企业间相互协调不足
当前,我国天齐锂业、赣锋锂业等大型矿企已相对成熟,正逐步加大国际合作力度,但较多的锂资源企业在开展国际产能合作过程中仍存在风险管控能力不足、不熟悉国外商业习惯和法律环境、缺乏国际项目运营经验和国际化视野人才队伍等问题。同时,部分矿业企业间仍存在恶性竞争、盲目投资等,难以形成规模优势。
本文来源:《中国矿业报》,作者:邢凯、朱清,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感谢作者辛苦原创。


Copyright © 2014-2024 深圳泛美战略金属资源有限公司 备案/许可证编号:粤ICP备14030609号